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行业新闻 » 正文

白驹过隙香椿芽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3-21  来源:天下湘菜网  作者:上上签  浏览次数:113
核心提示:三月八,吃椿芽。一口椿芽,一筷乡愁,一怀风雅。
原创  天下湘菜网   上上签


       绿茶贵雨前,椿芽也是。
       感动过后的树尖上冒出迷人的一抹紫红——这就是民间说“雨前椿芽嫩无丝,雨后椿芽生木质”的香椿芽。属于椿芽的最佳时节,如白驹过隙,也就短短几天,谷雨之后。虽能入口,却已远远比不上雨前的“嫩无丝”,尽管也有“门前一株椿,春菜常不断”之句,但后来采的椿芽总没有头一两茬那种扑面的鲜润气息。
       很早的时候——或许就在刘邦封椿树为树王的时候,人们就已经发现椿芽可食。唐朝时,椿芽和荔枝一起作为贡品送入宫廷;到了宋代,人们正儿八经地将香椿“叶可食”写进了书里;再到明朝,在“供御”蔬菜的“官菜园”,更是设有暖棚,专为皇廷种植香椿,成本高昂。
       《庄子》中,香椿意味吉祥,代表长寿,所以以往的人们常在家门前或庭院里种上一颗椿树,取其意,享其成。
       在古代人的问候中,长寿的椿还指代父亲,也就是文赋里提到的“椿庭”。这是因为据说孔鲤因怕搅扰正在思考的父亲孔子,甚至要快步走过庭院。也正是在同一个庭院里,郑重接受父亲的教导与训斥。于是,在《庄子》里代表长寿的椿树,和《论语》里代表的父亲威严的庭院结合在一起,“椿庭”成了父亲的象征。
       与椿的伟岸相应的,是萱草的温柔。古人说萱草忘忧,所以聂夷写:“萱草生堂阶,游子行天涯。慈亲倚堂门,不见萱草花。”游子出门远行,母亲居住的北堂台阶下要种几株萱草,以免母亲惦念游子,也让母亲忘却忧愁。所以后来就将母亲的居所称为萱堂。庭院在外,堂屋在里,合之则为庇荫之所,也就是家。
       香椿如此被人喜爱,更因为对很多人来说,香椿的气息,近乎童年的乡愁。
在我非常粗浅的印象里,北方人吃椿,似乎多用香椿来煎鸡蛋,或者类似于香椿豆腐之类的,色泽多为嫩绿,星星点点地点缀着,精细得倒像南方人的作派。
       而南方的家乡,即使香椿矜贵,用起来却如北方人的豪爽,整整一把都放进滚水里汆过,少量盐与醋调味。一爪干辣椒撒过去,满口脆鲜酸嫩辣,这才是春天里妈妈最懂的女儿口味。
       而我是在考了公共营养师之后才知道,汆的那一道滚水,就是祛了香椿里的亚硝酸盐。而我不识字的娭毑早年教给我母亲这道小菜的时候,哪里懂什么亚硝酸盐,我只能感叹一辈辈传下来的民间厨房里无穷的智慧罢了。更不提还拿香椿去镶什么其他食材,南方人会嫌失了纯粹。
       按刘侗在《帝京景物略》里有“元旦进椿芽、黄瓜,一芽一瓜,几半千钱”的记载就发现,按自然的步调,元旦时椿芽还远未冒尖,只是宫里始终享有特权的皇家已经迫不及待了。百姓们耐心等到开春时,在自家门前树上打下一些,一样吃得心满意足——毕竟,能吃上香椿了,就表示,漫长的苦冬已然过去。



天下湘菜网   段兆文

 
 
[ 文章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 
推荐文章
点击排行
 
 
网站首页 | 湘菜产业公益团 | 关于我们 | 教培分会 | 食材分会 | 大事记 | 核心文化 | 联系我们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湘ICP备15014529号
 
Powered by i5177.cn
1
2
1111
222
3